南鸠

@-南鸠

Just片段.Just犯病

“小别,今天你可以不用按训练表安排十二点前睡觉。”
“小别,做个手操呗。”
“小别,我帮你按摩下手...”
“小别,吃口夜宵。”
“小别..."


于是在全队人热情无微不至的关怀下刘小别在11.11零点的时候抢进了淘宝。
面对堆积如山的购物车,他在内心默默地哭了起来。


为什么周烨柏买的东西比柳非买的衣服还多,刘小别爆起手速难过地想到。





子非鱼

夏天是一个很奇妙的季节。
就像游戏里触发情节的必选项一样,这个季节里有很多很多故事发生。
比如突如其来一场倾盆大雨,在躲雨的屋檐下捡到了一只小喵。
比如在常去的咖啡店常坐的位置上,因莫名多起来的人和自己喜欢的人拼桌坐在一起。
比如晴空万里,一场失恋措手不及。


再比如,变成一条鱼。


对没错,变成一条鱼。


喻文州很纳闷。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觉醒来就变成了一条鱼,白底黑色格纹,而且自带鱼缸。这么奇特的配色哪来的,嗯,想起来了,睡衣是白色底黑色格子的。
喻文州看了看挂在房里的时钟,这个时候队员们应该已经吃完早饭要去训练了,自己还没起来黄少天待会肯定会敲门进来,到时候看到床上有个鱼缸鱼缸里面有条颜色奇怪的鱼那场面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喻文州很苦恼,苦恼地再水里游啊游。
没过多久黄少天就敲门进来了,然后就看到喻文州的床上有个鱼缸里面有条鱼。
沉默。
可怕的沉默。
黄少天竟然讲不出话来,这大概可以载入蓝雨的经典名场面。
而喻文州一直在很努力地说话,但是黄少天好像听不懂。此刻的黄少天觉得好奇怪这条鱼怎么老是吐泡泡。


黄少天很快冷静下来,在喻文州房间里翻东翻西。打开衣橱打开厕所门拉开抽屉,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之后才不得不承认房间里唯一的活物就是那条鱼。
黄少天看着鱼,鱼看着黄少天。
然后黄少天抱起鱼缸狂飙到训练室一角踹开训练室大门。
“啊啊啊啊啊啊啊出大事了队长不见了队长房间只剩下一缸金鱼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
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看着黄少天手里的金鱼。
宋晓看黄少天快疯了说黄少你先冷静下吧要不把鱼放下我们看看。
然后一屋子人围着那条鱼看,喻文州表示有点不习惯。
接着是一阵沉默。
真神奇今天蓝雨的大家怎么这么安静。
过了一会小卢开了口,
“诶这金鱼颜色很奇怪诶哪有金鱼颜色是这样的。”
李远接过了话茬说要是这是队长特地找的新品种呢。
一旁的方世镜突然想到了什么,
“队长的睡衣什么颜色”
“白色底黑色格纹...”
所有人再次看向那条鱼,内心浮起一个大写的卧槽。
喻文州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表示于是用尾巴拍了拍鱼缸内壁。


“诶你说他拍鱼缸是不是想说话说不出来啊。”
“要是真是队长的话应该认字吧。谁去写张字条。”
离桌子近的李远写好一张纸条放在鱼缸面前。
“你是队长吗”
“是”“不是”
喻文州用尾巴隔着鱼缸拍了“是”的位置。
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太好了抱起鱼缸一阵猛晃,“卧槽卧槽卧槽队长真是你啊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后怎么办啊还怎么打比赛啊怎么变回来啊啊啊啊啊。”
喻文州被他晃得也觉得自己整个人,哦不整条鱼都不好了,于是用尾巴拍了拍鱼缸内壁表示自己要晕了。
混乱之中水溅出来喷到黄少天手上,
众目睽睽之下,黄少天也变成了一条鱼,自带鱼缸。
两个鱼缸从一米多的高空落下,宋晓和李远冲过去擦着地板接住了两个鱼缸。然而因为摇晃鱼缸里的水撒到了两人的身上。
嘭。
地上又多了两个鱼缸。


黄少天觉得今天大概是自己一生里过得最魔幻的一天了,吃完早饭发现队长变成了鱼,现在自己也变成了鱼。
黄少天心情有点不好有点烦躁,用鱼尾开始乱劈。
“银光!”“落刃!”“三段斩!”
鱼缸里溅出了一大片的水花,刚好溅到了蹲在鱼缸面前辨认哪只是哪个前辈的卢瀚文和发现水花溅出想拉开卢瀚文的方世镜身上。
嘭。
又多了两条鱼。
现在地上有六个鱼缸,对于此情此景郑轩表示压力山大。


郑轩本来就不擅长想这么多,面对这种情况也是一个头有两个大,想想闹到现在也快中午了就说你们饿吗饿拍鱼缸。
人是铁饭是钢,就算变成鱼也是要吃饭的,众鱼把缸拍得pia pia 响。


郑轩到食堂拿了点面包,走到半路想到把面包弄碎撒鱼缸里都湿了大家也不一定吃,就去找了跟魔术手。其实郑轩很细心的只是他平时没干劲没表现出来。


回到训练室郑轩把面包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用魔术手给大家...嗯...投食。如果有人有幸拍下来那画风实在太清奇估计是蓝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黑历史。


磨磨蹭蹭喂完之后,郑轩坐在地上对着六条鱼发愁。要是变不回来怎么办呢怎么跟他们家人解释小卢还这么小还有俱乐部经理老板,而且比赛怎么打...
正好下午一两点,午后的阳光催人犯困,空气中弥漫着懒洋洋的气息。从来没想过这么多问题的郑轩,想着想着靠着桌子就睡着了。


睡熟了的郑轩搭身上的手滑了下来,根据凡事有出错的可能性就必然出错的墨菲定律,滑到了鱼缸里。


又是一声响。


没有什么比睡着睡着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条鱼更郁闷的了。郑轩忧郁地看了队长一眼表示同病相连。


现在地板上有七个鱼缸,七条颜色各异的鱼,你看我我看你,都很忧伤。
黄少天忍不住,在鱼缸里不停地打转不停地说话,三分之一鱼缸那么大的泡泡不停地冒出来。说久了之后黄少天也是会累的况且没人理他,于是他变成了咆哮。
“啊啊啊啊啊我要变回人啊!”


转变由此开始。


语言往往会带来不可思议的效果。


言语即是言灵。


前一秒还在鱼缸里的黄少天,后一秒就变回了人好端端地站在大家面前。
“咦我变回来了好神奇诶你们看我说话还是有用的为什么你们老是嫌我烦你看你看我功劳这么大救人于水火之中诶咦你们为什么还不变回来”
“诶小卢你说不知道我说什么变回来的
说我要变回人看看啊你们都没听我说话吗我好伤心啊这说明要好好听我说话诶诶诶听我说完啊...”
嘭嘭嘭,蓝雨众人都恢复了原样。
没想到变回来这么简单李远说队长没想过变回人吗站在他旁边的宋晓拍了他肩膀说队长一向都是在心里想的哪像黄少。也是。李远默默地点了点头看了下站在不远处的黄少天。


此刻的黄少天正想试试说想变成鱼会不会变成鱼,喻文州来不及阻止,黄少天已经又变成了一条鱼。“诶这个好玩前辈我也要玩”卢瀚文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这一大一小不停变来变去的熊孩子,喻文州也懒得去管了反正今天肯定是训练不成了便和方世镜他们站在一起聊天。
“嘿你说我们这样算不算有了超能力啊”
“顶多叫变身哪能叫什么超能力”
“能变身就不错啦,你要告诉别人吗”
“变成鱼有什么好跟别人讲的”
“也是,那这就当是蓝雨的秘密好了”
“那徐景熙怎么办他今天出去办事回来发现我们都可以变成鱼就他不可以他会不会很难过。”


于是徐景熙办完事回到训练室以后一进门就被大家围住,卢瀚文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并不在这行列里,站在自己面前的黄少天捧着个鱼缸笑得一脸灿烂。窗外艳阳高照,而屋内的徐景熙却感到背后一阵凉意。


嘭。



在那之后的某一天大家聚在一起闲聊,
“诶你说队长变成了鱼。。。那叶修前辈是不是可以变成一片叶子啊”
“我问问”
手快的黄少天点开了和叶修的聊天窗口。


夜雨声烦:
19:37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夜雨声烦:
19:37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夜雨声烦:
19:37
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君莫笑:
19:38

夜雨声烦:
19:38
你会不会变成一片叶子啊
夜雨声烦:
19:40
人呢人呢人呢人呢人呢
夜雨声烦:
20:10
靠靠靠怎么又装死回答我的问题啊


“不要脸装死不回我诶你们说是不是因为变成叶子太难为情不好意思讲啊”黄少天把聊天记录拿给众人看。
“。。。”
“为什么你们也不理我还有没有队友爱了啊过分!!!!!”


至于为什么喻文州会变成一条鱼,并且蓝雨的大家也可以变成鱼这件事,答案无处可知。大概是是云层之上的圣殿过于冷清,里面居住的神明大人太过寂寥而人间又是如此的热闹,因为有点羡慕而弄的一个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吧。


从此之后蓝雨的大家共有一个秘密,一个大家都可以变成鱼的秘密。


得益于这个秘密,大家休息时又了一个好玩的去处。


蓝雨的经理觉得自家的队员有点奇怪,买了个大鱼缸放训练室,里面假山水草什么都有,就是没有鱼。偶尔去训练室的时候会看到一两条颜色奇异的,然而没几天那几条鱼就不见了。他当是队员不太会养鱼,几次想买好养的品种但都被队员拒绝,既然是队员的意愿,想想也就作罢不管了。


嗯,那几条鱼就是休息时变成鱼的蓝雨队员啦。
夏天变成鱼在里面玩很清凉呢。




其实还有一个秘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这个秘密关于叶修。
那就是,叶修真的可以变成一片叶子。


一片带了点烟味的修长的叶子。




郑轩用的魔术手请参考迷糊餐厅...手机弄了好久不知道怎么配图...


家长会

在遇到叶修之前苏沐橙的家长会一直都是苏沐秋去开的。








刚开始的时候其他家长老是用复杂的眼神打量着沐秋,拦着他问东问西,让沐秋挺不适应的。








尤其是在问到生活费怎么办的时候。








沐秋被烦得不行,又不能老老实实讲,于是含糊其辞说是去打工,以为可以消停一会,没想到他们在感慨生活不易时还是没完没了地问各种问题。仔细想想这么老实答下去也不是办法。








后来沐秋学乖了,








先礼貌地跟阿姨们大叔们问好,








然后一本正经的打哈哈,翻来覆去都是那几个标准回复,








再加上一脸温和的微笑,








看着他笑得这么无害家长们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








家长们发现挖不出什么他们想要的八卦,








久而久之就没有什么家长再来烦他。








但是叶修来了之后就不一样了,








有一年快开家长会的时候沐秋突发奇想想说把叶修也拉下水让他去对付那些家长,征得了沐橙的同意之后,拉着叶修嚷着去PK,谁输谁去开家长会。








结果那次叶修输了,在沐秋沐橙的威逼之下老老实实去开家长会,








给的身份是是沐橙的表哥,沐秋临时有事来不了。








家长们看到叶修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在整个开家长会的期间炙热的求八卦的眼神盯得叶修打了好几个寒颤。








家长会开完叶修连忙站起想走,却被周围的家长拦下。








叶修很无奈。








非常无奈。








但是叶修也是有点小狡猾的。








他一开始就巧妙地转移了话题,神不知鬼不觉把话题扯偏十万八千里,末了一句"阿姨,叔叔,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叔叔阿姨再见。"在家长们的"嗯嗯再见慢走路上小心声"中巧妙脱身。








叶修走后过了一阵家长们才反应过来自己什么都没问出来。








后来开家长会之前沐秋叶修总会打上一局。








然而叶修再也没去开过家长会。
PK的时候叶修无比认真,沐秋炸毛说你就这么不想去开沐沐的家长会啊,叶修脸上难得严肃说那些家长总会让我想起我家老头,很可怕。








对于他们PK谁输谁去开家长会这件事,








沐橙并不介意,只觉得蛮好玩的。








与叶修相处久了她渐渐也把叶修当成了自己的另一个哥哥,看他俩在打荣耀沐橙虽然不了解但是看到他们玩得很开心偶尔也会搬块小板凳笑嘻嘻地坐在他们旁边看着他们玩。








在看他们打荣耀的时候沐秋总会抽空揉揉她的头,








沐橙也会蹭下他的手,








像只温顺乖巧的小猫。








当然叶修也想摸沐橙的头,








但是每次伸出去的手都会被沐秋打掉。








"只有哥哥,也就是只有我,才能摸沐沐的头"








沐秋凶巴巴地宣示主权。








叶修耸肩笑了笑,一脸"唉拿你没办法"








"笑什么!"








"没"








"那你还笑!"








叶修不说话,戴上耳机没理他。








除了喜欢看他们打游戏,沐橙也很喜欢听敲击键盘的声音。
哒哒哒,听起来很安心。








夏天的时候没有空调只有几台电扇,呆房间里太闷沐橙总是跑去客厅睡沙发,虽然沐秋怕吵到她说过她几次但
后来磨不过沐橙也就没叫她回屋睡了,之后沐橙午睡的时候沐秋和叶修从不开语音,也不公放。








怎么会吵呢,沐橙心里觉得键盘声一点都不吵,枕着键盘声睡觉睡起来都很安稳,像摇篮曲一样。
夏天午睡经常没睡多久但总感觉睡了很久一样,沐橙有时迷迷糊糊醒过来看他俩打荣耀的背影,觉得这样的日子过下去蛮不错的。








夏天还很长呢。








是啊夏天还很长,后来沐秋就被永远留在了那个长长的不会结束的夏天。








沐秋去世之后沐橙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叶修也不修边幅了很长时间,家里老是吃泡面,准确的说是叶修一直吃泡面。他不让沐橙吃,给她叫外卖。

有次沐橙说我们一起吃外卖吧叶修指指角落里的一箱泡面说可以吃一个月没事,那是他在超市清仓减价时扛回来的,沐橙蹲在箱子面前看泡面的保质期,发现一半都过期了。
陶轩看不过去有时候跑到他们家里给他们做饭,因为手艺实在有限总是很简单的四菜一汤。
但就是这样叶修沐橙也很感激他,热腾腾的饭菜总有家的味道。








没过几个月沐橙就开学了,刚开学不久就要开家长会。这次家长会的通知沐橙犹豫了很久都没拿给叶修,她把通知拿出来,展开,又折好,又展开,想了很久,最后叹了口气,压在书桌上。








家长会那天沐橙自己去开,坐在座位上家长们的视线让沐橙浑身不自在。哥哥这几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吗,沐橙这么想,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像大坝上的一个小洞,抑制已久的思念的洪水透过这个小洞不断涌出,大坝决了堤。洪水漫过整颗心,渐渐地要从眼睛里溢出来。








可不能在这里哭啊,沐橙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








沐橙想说哥哥只是迟到了而已,只是迟到了而已,他会来的,他会敲门笑得一脸抱歉说不好意思我迟到了,所以。。。所以不要哭啊。。。








沐橙把头埋得更低了。








啊啊已经开始十分钟了哥哥不会来了也是呢哥哥再也不会来了呢把头抬起来吧把眼泪憋回去不能让别人看笑话呢。








但是
再过一会吧
再等一等吧
再等一下吧
就一下








沐橙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希望什么,她知道哥哥已经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是她还是在执着地等着一个不会被履行的约定。








"咚"低着头的沐橙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是隔壁的老师找班主任有事吧,沐橙想。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咦——怎么——怎么会








沐橙猛地抬起来头,看到叶修那张笑得一脸抱歉的脸。








沐橙惊奇地发现叶修理了头发剃了胡子甚至还穿了一身西装,她又看了看钟,迟到了二十分钟啊。。。
叶修无视那些家长的窃窃私语,坐到了沐橙旁边。








别难过了啦我不是来了吗给你纸擦下眼泪吧眼睛肿了就不好看了啦








这人真是——
明明迟到了二十分钟——
还这么——这么——








别越哭越凶啊。
叶修手足无措很慌张,
等老师转过身我给你做鬼脸啊诶转过去了转过去了看我看我。








"噗"沐橙看着努力扮鬼脸的叶修笑了出来。
"呼——吓死我了我以为没跟你打招呼就直接过来惹你生气了"
"怎么会,你哪来的西装"
"找陶哥借的,裤子有点短穿着有点难受"
"你怎么迟到这么久"
"剪头发剪头发,顺便剃了下胡子"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开家长会"
"以前差不多都这个时候开嘛,然后我看到你压在书桌上的通知。。。诶别生气别生气我不是故意乱动你东西的"
"那你待会带我出去吃顿好吃的就原谅你"
"好好好"








看着旁边这个穿着不合身西装的坐立难安的人,这个因为她哭会很慌张的人,沐橙突然觉得很庆幸,幸好叶修还陪着她,幸好有叶修在,她才不会一个人。








回家的时候叶修揉了揉沐橙的头

“我把那箱泡面扔了剩下的都过期了欺骗消费者啊不叫外卖了我学做饭煮给你吃。以后遇到什么事都跟我讲吧,你把我当你哥好不好"
"好"
"那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哥哥啦"
"嗯"
沐橙蹭了蹭他的手,
像只温顺乖巧的小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