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鸠

@-南鸠

小镇的东北边,靠近城墙那里,有一颗桃树。


没人知道那棵树活都久了,就算是小镇里最老的老人也不知道。或许是在小镇刚建起来的时候种下的,又或者是还没有小镇的时候,桃树就已经在这了。

所以小镇的居民大多喜欢并且爱护着这棵树,春天的时候家家户户带着小孩老人来赏花,这里特产的桃花酥甜而不腻,时常有外乡人不远千里闻名而来尝尝的。


阿桃出生在小镇西南边的一家小户人家里,上头有个哥哥,俩人生得十分相似,眉清目秀,讨喜得很。


阿桃也很喜欢这棵树,不过她有她自己的理由。春天的桃花很好看,夏天呆在树底下很凉快,而且,在这里读书不会被阿爸阿妈骂。


从西南到西北的市场,买了家里要用的盐油和新鲜的菜,再到东边的肉铺买猪肉准备煮给在私塾上学的哥哥吃。

还有点时间,阿桃提着这些东西来到了桃树下。这里平时安静,没什么人,看书也不会被人发现。上次在家里偷偷看哥哥的书被罚跪了一整个晚上。


阿桃拿手帕擦了擦手,小心翼翼的从布包里拿出了哥哥在私塾读的书,专心地看了起来。

大约读了一个时辰,阿桃就得赶紧回家了,毕竟太晚回家也是要被骂的。而且还得帮哥哥写作业呢。


哥哥在私塾并没有好好读书,那次撞见阿桃在家里偷偷看他的课本,索性就私底下把课本借给她,并要求阿桃帮他写作业,不然就告诉阿爸阿妈她偷偷看课本。

所幸阿桃很聪明,读过的书很快就能理解了,于是作业完成的也很好,私塾先生经常表扬哥哥。


就这样日复一日,阿桃天天来这里读书。只是有一天,大概是累了,阿桃在树下睡了过去,醒来时太阳已落下半个身子,平时这时候刚好到家,这下肯定得挨骂。


而且,听老人们说,黄昏之时会有女孩子被黑雾带走,没人知道她们去了哪,消失了的女孩子们没有一个能回来的。


阿桃正苦恼,却听见附近传来了人声。哎小家伙,睡过头了吗。

阿桃吓得腿软,这靠近城墙已是郊区,也就赏花的时候人多一点,现在压根没什么人,到底是谁在那。

她战战兢兢举起了醋瓶,你不要过来!我喊人了!

小家伙不要紧张,我在这呢。

阿桃环顾四周半个人影没有,心里越想越发毛,抬头一看树上坐着个半透明的人影。

啊!!!!鬼啊!!!!!

阿桃尖叫着转身想跑而腿却打颤得一步都迈不开。

小家伙还真是没礼貌啊,我是这棵树的树灵,因为修为不够只能维持这幅样子,也离不开这棵树,没法伤到你的。树上的人影仿佛被伤了心,幽幽地说道。

树…灵…?

就跟你书上说的狐狸精差不多,只不过我得再多修炼几百年才能变成树精,现在只是个灵体。


人影解释了半天阿桃才放了心,人影也松了口气,拿手撑着脑袋问她“你是不是忘了你还得回家”


阿桃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行礼告别,人影叹了口气喊住了跑出去的阿桃,你以为我为啥要出现在你面前啊,来我送你回家。


阿桃眨眨眼困惑不解,人影没回答她,此时吹来了一阵风,柔和又夹杂着树叶和花瓣,迷的阿桃睁不开眼,再次睁开眼时已经到了家门口,阿桃惊喜万分,晚饭过后找到家里最好的肥料打算明天带去送给桃大仙。


桃大仙是阿桃给树上的人影起的名字。隔天阿桃把肥料埋在树下,人影气得跳出来说小兔崽子恩将仇报,你埋的这什么玩意这么臭,阿桃说桃大仙您别生气这是我家里最好的肥料,想给您道谢的。说罢笑了笑,人影看着那笑脸压根没法生气,叫他桃大仙他也忍了。


阿桃依旧每天来这里读书,只是多了个可以聊天的伴,看不懂的地方就喊人影问问,有时候没书看了就听人影讲以前的人和事。


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阿桃从小姑娘长成了大姑娘。人影还是那个样,半透明依旧没有转变成实体的趋势。


阿桃的哥哥也长大了,该进京考试了。可是他平时压根没怎么读书,作业也都是阿桃做的,于是临考前和家里说希望妹妹和他一起进京,家里父母都老了,路途遥远受不起颠簸,妹妹可以照顾她。


阿爸阿妈感动哥哥孝顺,便答应了。哥哥喊了阿桃,让她假扮成自己去考试,毕竟两人亲兄妹长得像。阿桃没办法只得答应。


快去京城前几天,阿桃到桃树下和桃大仙告别。人影半天没说话,咔嚓一声,是树枝断掉的声音,嘶啦,感觉树干也掉了一块。桃大仙肯定生气了,阿桃低着头不敢说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阿桃听到一声叹息,小家伙这玩意给你。树上掉下来一把细小的桃木剑,虽然是修炼半吊子的桃树,但是也可以保佑你平安。


阿桃抱着桃木剑向人影鞠了个躬,人影说去吧去吧注意安全可别被认出来了,那可是大罪。

阿桃用力地点了点头。


去京城得花上个把月,有的地方没有马车只能自己走山路。为了活动方便,阿桃装成了男子模样。虽然山路颠簸,但是终于在门禁之前进了城。是座歇脚的小城,阿桃和哥哥找到客栈时早已没有多少的房间,只能在靠边的房间凑合一晚。房间对两个人来说太小,于是哥哥躺在床上,阿桃坐在椅子上裹着衣服当作被子。


夜里风凉,阿桃睡不着,隔壁房间似乎还在喝酒聊天,说着什么事,好像是哪里的商家小姐在送货物的路上遇到了山贼,货物被抢,山贼劫了小姐到山上要求商家给赎金,商人似乎只要求货物保存完好,商人带着雇佣的镖师上山交钱取了货物就走,不管小姐死活,小姐被玩了几天就被杀了。


阿桃打了个寒颤,哪有这样的父母呢,裹紧了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便睡着了。


出城之后,剩下的路程都是马车可以跑的大路,没花几天阿桃和哥哥就到了京城。也许是桃木剑的庇佑,考试过程十分顺利,没有被考官和检察官认出来。半个月后出了成绩,哥哥的名字在榜单的前几,可以当个小县令,过个安稳日子。


回家之后阿爸阿妈喜出望外,觉得家里出了人才,请了乡亲们来吃了好几天的宴席。阿桃也很高兴,这样她又可以每天去找桃大仙玩,桃木剑被她放在了枕头底下,从此以后夜夜好眠。


可是桃大仙好像看起来越来越透明,有时候叫他甚至半天没回应,眼睛看着远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桃大仙,阿妈说哥哥帮我说媒找到了个好郎君,学富五车温文尔雅又得体,你说他会不会让我在家里看书。桃大仙?桃大仙?

啊你说什么…不好意思刚刚又发呆了

桃大仙你怎么了,是不是做了桃木剑的原因,那我把桃木剑还给你你会不会好起来。

阿桃急了。

人影叹了口气,小家伙不是的,这和桃木剑没关系的,我修为不够,该继续修炼了,不然这个形体就会消失。

阿桃更急了,那还不赶快修炼!

人影摇了摇头说日子没到,得到下个月的十七日,那是几百年前他开始修炼的日子。

阿桃,我修炼了相当于沉睡,就不会再出来和你说话了,你说话我也听不到的,到时候这只是棵普通的树了。修炼也有周期,这一睡我不知道是睡个五年十年还是上百年。

阿桃红着眼眶,说没事我会努力活到你修炼成功出来的那一天的。


人影想说什么,但是什么都没说。阿桃,你不是说你哥给你介绍了个好郎君,那我给你做个嫁妆,到时候带着,就当是我去你的婚礼了。


阿桃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人影无视了阿桃的拒绝,过了十天交给她一支发簪,上面雕刻的桃花栩栩如生散发着桃香。


阿桃隐约觉得这是个贵重东西,不能收,人影摆了摆手,说哪贵重啊只是我刀功不好得雕久一点而已,希望能保你幸福平安。


你知道桃木剑的功能吗,道士们经常拿来当镇妖的武器,因为它辟邪,简单点说就是普通恶鬼不敢找你,你看没做噩梦了就是桃木剑在保护你。


阿桃郑重的谢了桃大仙,人影靠在树枝上仿佛因为说了那一番话就累困了。阿桃没继续喊他,坐在树下安静的等,等到太阳快要落山,听见树上翻了个身的声音,阿桃起身鞠躬道别回了家,虽然人影是没听到的。


阿桃结婚的时候桃大仙已经进入了休眠,虽然阿爸阿妈嫌弃发簪是木头,会给自家丢脸,但是阿桃执意带上了桃花木簪,宴会上全是不认识的人,笑着说着祝福的话,放物品的桌子上摆满了宾客带来的礼物。应该是位受人尊敬的夫君吧。

可是阿桃没来由的感到心慌,只有这桃花木簪,能给她带来一丝丝安心感。


人影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年,算短。这次修炼还算成功,能化成人形走动了。


人影化成书生模样,来镇上佯装打听阿桃哥哥的消息,实则想问阿桃的近况,但毕竟男女授受不亲,一位陌生男子打听一位女子的消息,会给阿桃带来不好的名声。


可是奇了怪了,问了半天这里已经没有这户人家。人影终于在以前阿桃家附近找到位老人,

老人说你问那位县令大人啊,当时他把他妹妹嫁给了一位知府大人,步步高升嘞,现在自己也当上了知府,搬到别的地方去住了。


他妹妹可没有好福气享唷,这话我悄悄给你讲,那位大人,天天打他妹妹嘞,打的恨,公公婆婆又瞧不起她,连小妾都欺负她。


什么?她娘家?她哥哥才不管唷,她爹妈也不管的,着实狠心。也就知府家里的侍女对她还算好,每次被打都悄悄给她送药,送吃的。

现在?苦命的孩子早没了,几年前大人喝醉了拿剑砍她,她拿不知道哪来的桃木剑挡了一下,那木头哪挡得住哦,大人看她反抗砍的更狠,扎了十来刀,来收尸的人看了都不忍心。然后这事就被压下去咯,说是生病死的,她也被草草地下葬了。据说这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木剑被劈了以后疯了一样地反抗,但是那有什么用嘞,死前手里紧紧拽着一只发簪,怎么都掰不开只能一起下葬。这话也就我跟你偷偷讲,被人发现了是要被抓去做牢的。


墓地啊?在郊外的墓地那里,对西边的,从城墙走出去百八里就看得到了。

啊她家里人,给了一笔钱就完事了。妹妹没了可以拉一个义妹过来,不知道送了多少钱和美女。那几天摆灵堂看到她父母一副敷衍的样子。我去灵堂上香的时候隐约听到她父母说拿了这个价钱算值之类的悄悄话。可怜这孩子,小时候还跟我很亲,每次都来我这买桃花酥。


人影去了那个墓地,只有个小小的石碑,周围长满了野草。好久没人打理的样子。

阿桃就躺在这下面,该多害怕啊。

对不起啊小家伙。给你桃木剑辟妖邪,但是却辟不了人面兽心的恶鬼。

对不起啊。



人影在墓地前坐了一天一夜,就消失不见了。


过了个把月,阿桃哥哥的家里被搜出黄金百两,贪污大罪,入狱七日之后处以极刑。


阿桃哥哥入狱之后为减轻处罚,供出了所有人包括巡抚大人,现在的巡抚大人就是当年的知府。他列举了诸多罪状,包括听闻曾有一纸无名弹劾要检举巡抚却在弹劾被送到圣上之前被压了下来。


但在这之后,巡抚依旧相安无事,只有几个县令被抓。对阿桃哥哥的处罚也没有变。


七日之后斩于刑场。人头落地人声鼎沸,看客们砸完了烂菜叶之后各自回家该去哪去哪。


人影修为有限,能影响的部分微乎其微,真正的主谋动不了,可这依旧违反了天界立下的规定,自然无法继续修炼。原本天界应剥去了他所有修为,让他从头来过。但念在事出有因,最后决定抽走他三百年修为。


但人影祈求天界剥去他所有修为和灵性,让他作为一棵普通的树活着。天界答应了。


后来小镇东北边的桃树莫名其妙一夜枯朽,就连树枝树干也变成了朽木。小镇的居民们十分惶恐,觉得是做了坏事惹怒了上天,办了好几天的祭典祈求上天原谅。


而在西边的墓地,在一块小小的石碑前,长着一棵不算大的树,树荫恰好可以为这墓碑遮挡风雨和日晒。


仿佛多年前那棵为某个小女孩提供一小块安心藏所的桃树。